達摩支曲原文


溫庭筠

達摩支曲賞析


搗麝成塵香不滅,拗蓮作寸絲難絕。 紅淚文姬洛水春,白頭蘇武天山雪。 君不見無愁高緯花漫漫,漳浦宴馀清露寒。 一旦臣僚共囚虜,欲吹羌管先汍瀾。 舊臣頭鬢霜華早,可惜雄心醉中老。 萬古春歸夢不歸,鄴城風雨連天草。 “達摩支”,又稱“泛蘭叢”,樂府曲名。這是一首入律的七言古風,借詠嘆北齊后主高緯荒淫奢侈、亡國殞身故事,對腐敗的晚唐統治集團進行針砭。全詩十二行,以韻腳轉換為標志,分為三層。 “搗麝成塵香不滅,拗蓮作寸絲難絕”。香諧“相”音;絲諧“思”音,合取相思之意。這兩個比喻句,與李商隱“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干”同一機杼?!皳v麝成塵”、“拗蓮作寸”,顯示所受戕害凌遲之難忍。但盡管如此,仍然“香不滅”、“絲難絕”,尤見情意綿邈,之死靡它。然而這所詠相思,卻非兒女私情。三、四兩句“紅淚文姬洛水春,白頭蘇武天山雪”,均為倒文,意思是:文姬紅淚如洛水春汛,蘇武白頭似天山雪峰。東漢女詩人蔡文姬,戰亂中為胡人所虜,身陷匈奴十二年,她的《胡笳十八拍》有“十拍悲深兮淚成血”句,“紅淚”當由此來;又,文姬河南人,故有洛水之喻。漢武帝時出使匈奴的蘇武被無理扣留一十九載,在塞外牧羊,備受艱辛。天山與洛水,一在塞北,一在中原,兩句互文見義,同是身在匈奴,心在漢朝的意思;血淚如渙渙春水,白頭似皚皚雪山,則以富于浪漫色彩的奇想,極寫苦戀父母之邦的浩茫心事。以上是詩的第一層,借比喻、典故,渲染故國之思,是進入正題前的序曲。 第二層四句:“君不見無愁高緯花漫漫,漳浦宴馀清露寒。一旦臣僚共囚虜,欲吹羌管先汍瀾?!边\用對比手法,寫高緯縱欲亡國,是全詩的主體?!熬灰姟?,是七言古詩的句首語,用在首句或關鍵處,起呼告及引起注意的作用。北齊后主高緯,565—576年在位,是一個極荒 君,曾作“無愁之曲”,自彈琵琶而歌,侍和者百余人,時稱“無愁天子”。北周攻齊,高緯和兒子高恒出逃,為周軍所獲,押送長安,從臣韓長鸞等亦被俘。后來北周以謀反為名,將他們一齊處死。這一層,前兩句寫齊亡以前?!盁o愁”,譏諷高緯臨危茍安,終日耽于淫樂;“花漫漫”,形容豪華奢靡,一片花花世界。齊都鄴城(今河南安陽)臨漳水,故云“漳浦”;宴余夜深,清露生寒,既表現宮廷飲宴之無度,又借宴后的沉寂反襯宴時的熱鬧,令人想象那燈紅酒綠、鼓樂喧闐的狂歡場面和主醉臣酣、文恬武嬉的末世景象,終究不無終了之時。后兩句寫齊亡之后, 君臣在長安為北周階下囚,終日忍辱飲恨,往事不堪回首;偶以羌笛尋樂,也只是徒然引起漳浦舊夢,曲未成而淚先流。汍瀾,流淚貌,承“紅淚文姬洛水春”行文,意謂高緯在北國的處境比蔡文姬在匈奴更加難堪。 第三層前兩句“舊臣頭鬢霜華早,可惜雄心醉中老”,照應“白頭蘇武天山雪”,寫北齊遺民的亡國之恨。多少鄴都舊臣,空懷復國之心,苦無回天之力,只好深居醉鄉,借酒澆愁,一任歲月蹉跎,早生華發,豈不可嘆可憐!后兩句“萬古春歸夢不歸,鄴城風雨連天草”,暗示憂勞興國、逸豫亡身的道理,萬古皆然,對晚唐統治者敲起警鐘。年復一年,代復一代,自然界的春天歲歲如期歸來,鄴城繁華的春夢卻一去不返,唯見連天荒草在凄風冷雨中飄搖,與當年“無愁高緯花漫漫,漳浦宴馀清露寒”的盛況互相映襯,令人油然而興今昔滄桑的慨嘆,并從中悟出盛衰興亡之理。全詩以景物描寫作尾聲,含有余音不盡的妙趣。 這首七古在藝術上的一個顯著特點,是緣情造境,多方烘托。詩的主旨在于揭示高緯亡齊的 教訓,而歌詠本事的詩句卻只有六句,下余六句,開頭四句和結尾二句都是為渲染亡國之恨而層層著色的:先以麝碎香存、藕斷絲連的比興,寫相思的久遠;再用蔡文姬、蘇武羈留匈奴的典故,寫故國之思的痛切;而在敘述北齊亡國的血淚遺事之后,更越世代而下,以“鄴城風雨連天草”的衰敗景象,抒寫后人的嘆惋感傷。這樣反復地烘托渲染,從時間、空間、情思各方面擴展意境,大大豐富了詩的形象,增強了抒情色彩和感染力量。
澳门赌博网址_澳门赌博网址大全_澳门网上真人赌博_夏德古诗